中文版English加入收藏今天是: 欢迎光临广州白云山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白云山化学制药厂
当前位置:首页 新闻动态行业新闻行业新闻

原料药企业环保压力增 专家称治污须奖惩分明

发布时间:2015-03-23    文章来源:新浪财经

编者按:1月1日起实施的《环保法修订案》(新 《环保法》),被认为是一部“不环保,罚破产”和“不达标,别生产”的最严《环保法》。随着近期一些环境违法事件被陆续曝光且被从严查处,新《环保法》对企业的威慑力逐步显现。在A股上市公司中,一些高污染、高排放的企业也将面临新《环保法》带来的压力。如今,新环保法实施月余,钢铁、化工、医药等领域或成为环保“高压区”,环保改造进展如何?
  2015年1月1日,新《环保法》正式实施。这对存在污染排放的企业来说,成了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旦被举报,企业将面临舆论和政府的双重压力。”一位行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具体到医药行业,原料药生产企业的环保压力将陡增。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国家对环保整治的力度越来越大,医药企业如果不解决环保问题,也很难继续生存下去。然而,采取何种方式促进企业主动达到及格线,成为相关部门考虑的问题。

    原料药生产企业业绩承压

    行业整合势在必行


    具体到医药行业,不同的医药企业所产生的废气、废水、废渣不同,对环境和人类产生的影响也不同。上述行业人士告诉记者,相较而言,原料药生产过程产生的危害较大。
对于新实施的《环保法》,海普瑞在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中表示,环保法对原料药企业影响不大,对粗品生产企业可能会有影响。海普瑞主要从事原料药(肝素钠)的开发、生产经营,货物及技术进出口。
    不过,对于大部分原料药生产企业来说,环保压力一直是其挥之不去的难题。我国是化学原料药生产大国,尤其是发酵类药物产品的产能产量位居世界第一,现在全球70%-80%的原料药在中国生产。从目前的市场环境来看,我国原料药生产整体处于产能过剩的状态,一些原料药生产企业甚至滑到了亏损的边缘,再加上环保压力,这让它们运营更是艰难。
    据北大医药发布的2014年业绩预告,受原料药市场行情竞争加剧等因素影响,公司原药销售价格大幅下滑,公司主要原料药销售价格下降约30%;环保搬迁项目陆续转固投产后运营费用增加,其中折旧费用增加约4200万元,项目贷款利息不能资本化,增加财务费用约5000万。综上原因,公司2014年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亏损约1000万元-2000万元。据广济药业发布的2014年业绩预告,公司主导产品核黄素外需不旺、内需疲弱、销量同比下降,加上原材料及能源价格居高不下,相关销售费用增加,成本上升,导致公司主导产品利润空间缩小、净利润大幅度下降。预计2014年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2.4亿元至2亿元。
    上述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如若加上不断上升的环保成本,这些原料药企业业绩将更是雪上加霜。
    未来如何发展,成为摆在原料药生产企业面前的一道难题。史立臣认为,环保成本的上升,促使一些企业不断转型,“例如华北制药、东北制药向化药制剂方向发展。”此外,一些原料药企业应该进行资源优化配置,例如抛弃一些没有竞争力的原料药品种。与此同时,行业整合也是企业的发展方向。

    鲁抗医药受罚仅5万元
   

    惩罚力度遭质疑


    如何在GDP增长和治理污染上做平衡,是政府部门无法回避的一个选择。面对原料药行业业绩整体承压的情况,如何促使这些企业进行环保改造也是政府思考的问题。
    鲁抗医药是一家以生产抗生素原料药为主的上市公司。公司的主要产品是抗生素原料药、半合成抗生素原料药、制剂药品以及兽用抗生素。在国家限制抗生素使用、行业恶性竞争的影响下,公司的业绩并不理想。然而,更为雪上加霜地是,2014年12月25日,有媒体报道了鲁抗医药污水排放给周边环境带来影响一事,国家相关环保部门及时对公司进行了现场核查。2月3日,鲁抗医药发布了《关于环保核查问题的公告》。济宁市环保局1月31日在发布的通报意见和整改工作要求指出:此次涉事的鲁抗医药参股子公司鲁抗中和环保科技有限公司,具有环境污染治理设施运营工业废水类乙级资质,2013年初以来,该公司与部分企业签订了污水转移处置合同并进行处理,但其委托处理行为均没有向属地环保部门备案,存在环境风险。针对以上事实,一是要求对鲁抗医药分管环保工作的负责人及中和环保公司直接责任人予以追责;二是责令其停止接收委托处理外来废水业务,对其运营资质重新评估;关于异味扰民问题,环保部门依据《大气污染防治法》相关规定,对公司已按上限处以5万元的罚款。对产生异味较重的中和环保公司菌渣烘干生产线实施关停,对部分生产线实行停产整顿;责令企业加大投入、全面治理,最大限度降低异味污染。
    对于济宁市环保局的处理决定,鲁抗医药表示,由于公司及时采取了产品结构调整等相关措施,上述处罚不会对公司生产经营造成重大影响。 
    然而,对于上述整改措施,有分析人士认为,处罚力度过轻。“上述处罚措施并没有提及对造成污染地区的群众进行赔偿一事,这相当于变相支持企业继续违法。”
    值得注意的是,鲁抗医药环保违规一事并不是个案。1月28日,广济药业发布了《关于公司环保整改情况的自愿性信息披露公告》。2014年12月21日,武穴市环境保护局向公司下达了《环境违法行为限期改正通知书》,但在通知书中,广济药业也未受到任何处罚。
    上述案例折射出目前法律对环保违规企业惩罚力度不够的现象。
    北京鼎臣医药管理咨询中心负责人史立臣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医药企业的环保改造成本较高,动辄可达到亿元。“有一些设备还得从国外引进。”然而,从目前法律对企业的环保惩罚力度来看,一些企业宁愿违法,也不愿意进行环保改造。  面对业绩承压的原料药生产企业,政府如何推动其进行环保改造?史立臣认为,政府应该通过正确的价值导向,对不符合排放标准的企业进行严格处罚;但与此同时,也要给予进行环保改造的企业一定的支持,例如税收减免等。